广州的士票:出租师傅简单的一生

人气:31时间:2020-05来源:广州的士票

  张秋立,生在一个聒噪的立秋天,家住山东济南西南边非常贫穷的农村,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。



  农村的三娃并不是那么的受宠,反而因为家庭拮据从小就不受待见,初中还没毕业就已经辍学跟着父亲务农打工去了。



  正儿八经养家的本事没学会,只知道每天在工地搬搬砖,或者农忙的时候收收庄稼。而日子过得飞快,一晃眼年方二十了。



  父亲觉得他这样混日子,将来也讨不到媳妇。于是狠了狠心,从卖小麦的钱里拿出三千块钱让他去考个驾照,没想到这小子在开车上颇有天赋,很快就考出了A照。



  后来又托人找关系让他去了个物流运输公司去开大车拉货,这才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份事业。每天起早贪黑,从最开始只在济南周边送货,到后来往全国各地长途运输。



  工资除了贴补家用以外,自己也开了个银行账户,算是给自己将来结婚生子攒了点钱。



  年轻人去的地方多了,就莫名的开始产生各种梦想,总觉得世界那么大,应该出去闯荡一番,试试自己多少有几斤几两。于是不顾父母的反对,辞去了物流公司的稳定工作,只身跑到了大上海。



  张秋立从中介那又讨到了一份快递运输工作,主要负责上海市区内的物流工作。除了白天比较繁忙以外,晚上都能跟刚刚结识的一些朋友出去聚餐,每次都酩酊大醉后,再跑到周边的KTV唱个歌。



  人的欲望总是难以填平,过了几年之后张秋立觉得吃吃喝喝已经索然无味,在KTV的点歌台上翻了几遍也找不到想唱的歌曲,对于打麻将赌博等他也没多大兴趣,于是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钻进租房旁边的一家“足疗按摩”店。



  那个时候全国扫黄打非还没有闹得沸沸扬扬,张秋立在店里面小姐的各种招数下一一求饶,尝遍了所有的新鲜姿势。于是他每天在上班的时候跟各个同事吹吹牛逼,更刺激了他隔三差五束手就擒的后果。而活动的区域,从租房旁边延伸到方圆二三十公里,甚至于拉货到哪儿看见类似的店面就想进去,然后再次被一个个小姐姐拉进小房间,享受着肉体和精神的欢愉。



  长此以往,几个常去的足疗店老板也都认识了他,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,好似成为了另外一个世界的朋友。每次店里来了新货老板都第一时间给张秋立打电话,让他来试试成色,当然也是为了他那点辛苦挣来的钱。



  在上海打拼多年,反而还不如在家里开大车时候赚的钱多,为了逃避家人的责备,张秋立几年没有回家,只是偶尔把手里剩下的一点钱转给姐姐,然后让姐姐取出现金给父母养家糊口。



  有一次送货的时候,天突然降下大雨,来不及遮盖,车上所有的货物都被淋湿而导致客户拒绝接受。公司要求他按照原价赔偿,从工资中扣除。张秋立一气之下直接辞职,然后花了1万块委托朋友把他安排进了出租车公司,自此张秋立成为了一名上海出租车司机。有的时候每天拼命地跑出租,或者替别人带班,运气不错的时候一个月到手能1万5,轻松点干也差不多能拿个1万,虽然在上海这个一线大城市没有那么高,但总归比家里赚得多的多,除去租房、吃饭,还是能剩余不少。



  又到一年年根底,转过年来张秋立就33周岁了。母亲打来电话说:今年过年必须回家,反正也没找到对象,这一次回家就不用再回上海了。在家里托媒人给找个媳妇,安心的过日子。



  这一句话顿时让张秋立慌了神,第二天跟同事说起这个事儿来,同事开玩笑地说:现在网上不是说有人租女朋友回家么,你也试试?当天下了班躺在床上,张秋立闲来无事,想起白天同事的建议,试探性的打开了QQ,点开附近的人,一连跟20多个女性打了招呼。竟然还真有名字叫“小丽”的QQ陌生人回复并加了好友,他就直接挑明来意,但是对方未答复。



  第二天小丽QQ回复说:我只是个过路人,昨天在那吃饭而已。



  张秋立马上答复:没事儿,你看能不能帮个忙,租你当我女朋友,跟我回家见父母走个过场,我绝对不碰你,最多一周时间。



  见对方未回复,张秋立又写下:我是一个出租车司机,不是什么坏人,要不然我们见个面细聊?



  又过了半天小丽才回复,然后约在明天也就是腊月二十八的晚上一起吃个便饭。张秋立早早的到了约定的酒店门口,不一会儿看到两个姑娘慢慢的向自己走过来,张秋立一眼就认定那个相对矮瘦的是小丽,原来为了自身安全小丽还拉了一个同事一起见面。



  张秋立将自己的身份证、出租车证等都拿出来给小丽看,并告诉小丽:为了方便我们开车回家,出租车上有GPS定位,哪怕出省也能找到车辆的具体位置,请放一万个心。我也不是有钱的人,每天给你400块钱,7天凑个整给你3000块钱。小丽是个内向的人,半推半就默不作声,直到张秋立先拿出1000块钱,小丽犹豫了半天才接了过去,算是同意了。



  腊月二十九这天,张秋立一大早就开着公司的出租车,拉上小丽兴奋的一路北上,高速上一直飙在120迈以上,因为期间有交通事故堵了一大段路,用了十二个多小时才安全到家。在路途中聊天时得知小丽是江苏镇江人,家里孩子很多,有五个姐姐,一个弟弟,自己在一家私企当会计,这次骗父母说是公司业务太多,过年期间也要加班就不回家了。



  回到家,张秋立的父母看到他带着女朋友回家,很是惊喜,拉着小丽的手一个劲儿的夸赞姑娘人长得好看,希望俩人早点结婚生孩子,巴拉巴拉。在家的一周时间里,张秋立遵守约定,虽然睡在一张床,但盖的是不同的被子,也没有对小丽有任何非分之想。



  回到上海以后,张秋立将剩下的2000块钱给到小丽,当作租赁费用的尾款支付。之后几个月的时间里两个人都没有再联系。直到有一天小丽打来电话说她因工作调动要搬家,问张秋立能不能用自己的出租车帮忙拉点东西,张秋立倒是没多想就直接答应了。第二天下班后便开着车去帮小丽搬上搬下,还好小丽是个比较朴素的人,东西不算太多,一会儿就搬完了。



  小丽留张秋立吃饭作算作感谢,并点了几瓶啤酒。因为自从当出租车司机以后,张秋立应酬喝酒次数少了很多,已然不胜酒力,三瓶啤酒以后就觉得稍微有点晕,然后又自顾自的喝了两瓶。结完帐,张秋立自然是无法开车回住宿的地方,小丽便好心留下张秋立住宿。



  然而,趁着酒劲儿,张秋立和小丽发生了男女关系。



  第二天张秋立酒醒以后,看到小丽忽闪不定的眼神觉得奇怪,没多想就穿起衣服下楼,开始了又一天开出租车拉活的枯燥和烦闷。



  一个多月以后,张秋立正在拉活儿的路上,突然接到了小丽的电话,小丽说自己怀孕了,孩子是他的,问他怎么办。张秋立猛地一脚刹车,后排的乘客晃得直飙脏话,张秋立赶忙道歉,然后跟小丽说:你稍等一下,我送往这单乘客以后给你回过去。



  把乘客送到目的地后,张秋立把车停下,在原地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,给小丽回过电话去: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呢?我们什么时候发生过关系?小丽说:就是你帮我搬家那天啊!张秋立又愣了一下,说了一句我不记得了便挂了电话。



  过了几天后张秋立又接到一个江苏镇江的电话,电话那头说是小丽的大姐,要让张秋立对自己妹妹负责,要他带着小丽去打胎,还要给2000块精神损失费。张秋立直接回绝:现在孩子是谁的还不知道,要是我的孩子,我肯定要她生下来,不要说2000,我2万都给她。



  张秋立约了小丽见面,小丽说自己是个正经人,没有男朋友,在最近一段时间更没有跟任何人发生过关系,孩子肯定是他的。张秋立见小丽说的如此坚决,心想如果真的是自己的孩子,那还真是自己修的福分,自己也算是有了后代。便直接应下来说要照顾小丽到生孩子,然后做亲子鉴定,如果孩子是他的,他给小丽2万块,然后小丽走人。如果孩子不是他的,小丽直接抱着孩子走人,他也不多做追究。



  在怀孕期间,张秋立趁着小丽上厕所或者出去溜达的空闲,好几次偷偷翻看了她的手机,发现小丽的社交圈很窄,除了跟自己的家人联系以外,几乎没有男性朋友的信息往来。逐渐张秋立也确认了孩子就是他的。于是张秋立在上海一家酒店订了几桌酒席,约见了双方的父母和亲戚朋友,算是给双方一个交代,但实际上没有领结婚证,双方父母也并不知道租女朋友回家和酒后乱性的事儿。



  生完孩子后张秋立还是带着孩子去做了亲子鉴定,小女儿真的是自己的骨肉。张秋立早都看够了农村以儿为重的陋习,对于小女儿的到来欣喜若狂,也直接对小丽说:你如果看得起我,就跟我领证继续跟我过下去。如果觉得不行,我给你2万块,你重新找个男人嫁了。基于怀孕期间张秋立对于自己倾心照顾,小丽没有犹豫就答应要跟这个男人一辈子。



  男人总归是要有压力才能回归本份,自此张秋立开始拼命的跑出租,不再抱怨生活的艰辛,成功的接到每一单都异常的开心,并把每个月的收入原原本本的交给小丽保管,三年来攒了将近30万,两个人商量着今年在济南老家买一套房子,这30万刚好够了首付。小女儿也开始在上海上幼儿园了,小丽也已经重新找好了工作,两个人的工资除了换贷款、供应一家三口的衣食住行外,还能稍微有些结余。



  张秋立梦想着,再过三年等女儿幼儿园毕业,自己也已经40岁,带着小丽和女儿回济南老家,养上一台大车,自己再多挣点钱,为了小丽和女儿的美好生活继续拼命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