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的士票购买:南方大厦的三次变身

人气:207时间:2020-06来源:广州的士票

  许多朋友因为出差经常需要报销一些旅行费用,但出于某些原因,当他们回来填写表格时,他们发现自己由于匆忙而没有收到足够的票,无论是餐券还是车票,出租车票也不错!

  

  我一年到头都以低价转出租车票,我们的手机上有更多真正的出租车票,都是真正的出租车票、燃料票、餐券、住宿票,都是优惠转移给每个人,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补偿。有不同的车、不同的时间、不同的日期。金额也各不相同。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。

  

  南方大厦的三次变身,串起70年的广州故事广州的沿江西路上,有一幢古朴庄严的大厦。

  

  它十二层,曾是中国第一高楼,是广东最早的“摩天大楼”。

  

  这幢最负盛名的城市老地标——南方大厦,101年间的三次转型蝶变,应和着国家和时代的脉搏,写下了一个跌宕起伏的广东故事。

  

  1954年的国庆节,重建的南方大厦终于在这一天再次开业了。成千上万的广州居民涌向了广州西堤,不少人打算全家乘一次电梯,上楼顶观赏羊城风景。

  

  南方大厦的诞生,正得益于南方发达的民族资本主义经济。1918年,这座大厦作为百货公司,由澳洲华侨蔡兴、蔡昌兴建。

  

  蔡氏兄弟一口气将大厦盖到了十二层,在当时冠绝全国。

  

  矗立在珠江边的南方大厦,从创建至今,已有101年历史那时,南方大厦还叫“城外大新公司”,塔楼上的对联道出了雄视四周的气概:“大好河山,四百兆众;新开世界,十二层楼。”

  

  那个年代,作为一个新式百货商场,无数达官显贵出入其间,是所谓“上流社会”的“销金窟”。

  

  树大招风,1938年日军侵华、广州沦陷前夕,大厦遭大火连焚三天三夜,最后仅余骨架。

  

  新中国成立后,政府决定将大厦重建,洗净外辱。在保持大厦原貌的情况下对其进行了修复:大厦的承重柱全部加粗,直径均超过一米,一个人无法环抱。如今,这几根圆柱,已经成为南方大厦的标志之一。

  

  作为沿海发达地区和华侨之乡,广东积累了大量的民族产业,城外大新公司就是其中代表之一。

  

  1954年,广州市对于私营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工作,当年的10月1日,适逢新中国成立5周年之际,修复后的大厦重新开张,正式被命名为“南方大厦”。彼时,它的面貌已经是国营企业“西堤百货商店”。

  

  以前只有“上流社会”能出入的地方,向普通市民张开了怀抱。

  

  重新开张的南方大厦,商品琳琅满目,布料光花色品种就有一万多种,震撼了全国。

  

  那一天,等候入场的人流从西堤一直排到六二三路,马路上都出现了交通堵塞。

  

  曾任南方大厦股份集团副董事长的陈芷铿回忆这段往事时说道:“太‘墟冚’(粤语:即热闹)了!顾客挤得眼镜掉了、鞋子掉了,收市时,工作人员拾到的皮鞋、胶鞋、凉鞋有几大箩筐。”

  

  02后来的几十年间,南方大厦一直是广东最有名的百货商场,“能到南方大厦上班”变成了年轻人最向往的工作之一。

  

  但1979年年中,广州各大百货商店的售货员却开始对南方大厦怨声载道。

  

  一直以来,广州的百货售货员在工作时都是有凳子坐的,客人来的时候才起身片刻。但1979年6月,南方大厦出台新规:所有售货员在工作时间内一律都不许坐凳子,必须站立着售卖货品。

  

  规定一出,南方大厦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。

  

  为了平息争议,解除员工的顾虑,南方大厦专门派人到同样需要长时间站立工作的纺织厂调查,并且走访了多家医院,最终证明工作时间内的站立是无损女性身体健康的,坚持执行了这一改革。

  

  南方大厦推行“站立售货”一年后,广州所有的商场都取消了坐凳。

  

  由坐着卖货变成站着,反映的恰恰是改革开放后,服务理念、商业理念的变化,也体现了一家老牌国企要走市场化发展的决心。

  

  就像广东的一个缩影,改革开放浪潮中,南方大厦走在了市场化的前列,也开创了很多未曾出现过的创举。

  

  80年代初,南方大厦作为第一批股份制企业,开始实施集团化经营。80年代中期,南方大厦还创立了中国第一家24小时便利店。

  

  除了取消售货员坐凳,南方大厦还提倡“百拿不厌,百问不烦”的工作风气,提供顾客买大件商品免费送货服务。每日开门时,值班经理和售货员列队站在门口,播放迎宾曲欢迎顾客。

  

  1983年,南方大厦年销售额达到2.7亿元,跃居全国12家大型百货商店首位。整个80年代,南方大厦营业额均位居全国前列,是华南地区最大的百货零售企业。

  

  很快,人们逐渐摆脱了“凭票购物”的束缚。投身商海的“万元户”们、日渐富起来的市民们消费欲望高涨,经济飞速增长的广东成了一片消费热土。

  

  宝库般的南方大厦毫无疑问成了他们的第一选择。那时流行着这样一句话:“不到南方大厦,就不算到过广州”。

  

  现如今,流连在南方大厦里的顾客,有留着金色络腮胡的欧洲人,也有裹着白袍的阿拉伯人。他们从几千公里外的故乡赶往南方大厦,像红细胞奔向他们的心脏,又从这里带走他们想要的养分——数码产品。

  

  2001年,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。短短数年间,“中国制造”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产地定义,更是一种能力的证明。其中,最重要的“制造”之一,就是数码产品。

  

  中国零售业,历经了几十年的激烈竞争和市场化扩张,在本世纪初,南方大厦的百货业务已被砍掉大半。2005年起,它正式从百货商场转型为国际数码批发城。

  

  大厦各楼层被划分为手机专卖店、相机专卖店、维修器材及维修店、等专业批发区域,同时提供信贷、储蓄、翻译、物流等配套服务,形成一套完整的批发贸易生态。

  

  2011年的统计数据显示,南方大厦数码城档位出租率100%,商户进场率98%以上。国内外不少电子迷慕名前来,日销售额曾过亿元。

  

  迎着时代的潮头,南方大厦又一次完成了自我蜕变。

  

  面对远方的来客,这里的档口小妹们不甚熟练地用带着口音的英文与客人沟通,甚至连清洁阿姨也可以和外国人聊上几句。

  

  不少商人来自非英语国家,所以有时候,英语也不太管用。最为国际化的办法,还是直接在计算器上摁数字。

  

  几位讲法语的非洲商人,摁几个数字,就能说服操着一口潮汕话的货车司机,把两人高的货物塞进司机的小面包车,从南方大厦门口运到目的地。

  

  全球化,这个曾印在书上抽象的名词,就在珠江边一座老派的大楼里,以一种粗粝、直接、但真实可感的方式被讲述出来。

  

  04但有些时候,故事更替得实在太快,连听众都被抛在了后面。

  

  2009年前后,是国际电子数码城卖货最旺的时候。但如今,这幢楼里的国际批发业务,也遭遇了多年前百货业务的尴尬。

  

  正如店家所说,“十年前客人多货好卖,现在人流减少了70%。”一边是蓬勃发展的互联网经济,一边是管理守旧的电子批发市场,这幢大厦的重新改造,似乎早已是大势所趋。

  

  今年8月16日,广州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,广州市南方大厦商贸发展有限公司将于8月31日期满终止后,不再续约并收回场地。

  

  现有的南方大厦国际数码城在9月1日关闭,未来,它将迎来新一轮升级改造,在六到十一楼打造高端精品酒店,引入有岭南特色的餐饮,楼顶设置观光区域。

  

  而南方大厦的变,还是它所处片区更大变革的信号。

  

  今年6月,有16个重点项目在广州一个老城区集中动工,其中就有珠江文化带西堤街区人居环境改善工程项目。该工程将以南方大厦为起点,迁移数码卖场、零售快餐等地段产业,引入精品酒店、博物展览等产业,打造广州“外滩”。

  

  这也意味着,南方大厦和广州的故事,又要翻开新的篇章。

  

  “我们无法阻止时间的流淌方向。”南方大厦的故事,广州的故事,广东的故事,中国南方的故事,未完待续